中文 / EN

企业创始人亲述抗疫经过: 现在看来,我们的口罩到4月底够用了

文章转载自经理人杂志 

作者经理人

欢创科技创办于2014年,专注于计算机视觉空间定位技术,是一家硬科技行业企业。作为AI领域设备核心零部件的提供者,欢创在此次疫情中并未受到直接冲击,得益于此前不断进阶的技术和扎实的产品基础。

但作为供应链的其中一环,欢创上承供应商,下接客户,无法独善其身。创始人&CEO周琨表示,应对此次疫情要谨慎乐观,有足够的敬畏之心,并及早率领公司开展了系列抗疫防疫工作。


讲述者:欢创科技创始人&CEO周琨

图片由深圳市欢创科技有限公司提供


01 应急行动



我过年期间一直在深圳,从21号开始关注到疫情的发展状况,一开始觉得事情不大,但随后几天看到事态越来越严重,疫情开始向全国蔓延,感觉这就不是一个简单的、短时间内可以过去的事情了,必须从公司层面加以高度重视,做出一系列的工作安排。

于是,我们于25号成立了疫情应对小组。小组主要由公司两位创始人和人力资源、行政、销售、研发、生产、宣传的部门负责人组成,我自己任组长,亲自来抓。

周琨向行政负责人问询员工情况

小组一成立,第一件事就是建立了全员身体和生活状态的每日报告制度,让人力资源部门统计各位同事的相关信息,包括身体状态、家庭成员状况,位置状态等。

第二件事情就是让行政部门立即采购防疫保障物资,包括:口罩、手套、消毒液、酒精、体温计等。

另外,制定了疫情期间的工作制度,并分散工作地点,减小聚集,减少或推迟出差等。

2月3日,公司行政部搭建消毒室

每天早上进入公司的必备流程,行政人员负责测体温,然后进入消毒室进行时长1分半钟的消毒

从消毒室出来,行政部对每个人进行手部和手机消毒,后发放手套和口罩

02 吹响口罩采购的集结号



物资采购可以说是很困难的一件事,特别是口罩。

我们发动全公司的人来买,到处都买不到货,我自己也是到处找人买口罩,国内的,国外的,亲戚、朋友都在找,一方面是买不到货,另外一方面更是害怕买到假冒伪劣产品,那更要命。

所以,我们也是通过各种渠道,只要觉得渠道比较可信的,就每个渠道都购买了一些,最后拼在一起,就像八国联军一样,买到的口罩各式各样,有中国的,法国的,意大利的,日本的,甚至还有柬埔寨的。

好不容易买到了几千个,现在看来,我们的口罩到4月底够用了。

公司有困在湖北的同事买不到口罩,我们怕他们出问题,就寄一些过去,结果过了三天,因为物流的原因,最后又被退回来了。


03 2003年夏天



这次疫情的严重程度是远远超过我的想象的。我亲身经历过03年的非典,当时我在北京,正好1月份研究生毕业,已经申请去国外读Ph.D了,在等Offer,同时在雅虎中国做Intern。

当时,北京街头没人,在最拥挤的公交车300路里也没什么人,我觉得那个状况已经很糟糕了。

现在新型冠状病毒的防控难度要大很多,自身要做好各种防护,心态上,对这次疫情要有足够的敬畏之心,要有比应对非典大10倍的小心谨慎。


04 责任2020



03年的时候我是学生,刚毕业,基本上只需要对自己负责,把自己照顾好就够了。

这次不同,我已经是一个家庭的中坚力量,同时还是一家公司的负责人,我先想到的是要保护好、照顾好家人,在衣食住行上,要怎么才能保证家人的安全。

其次想到的是,要把公司员工关怀好,特别是身处湖北的员工,公司要作为大家的后盾,如果有任何员工遇到了困难和问题,公司要能帮助到他们。

疫情期间,我给全员写了三封信,告诉大家公司会如何应对疫情,如何进行后续的生产经营。

并且,我们还有很多客户和供应商,我们向客户和供应商发出了我们的信息,告诉他们我们的经营情况,用保质保量的交付来确保客户对我们的信心,用订单和及时付款来确保供应商对我们的信心,让大家放心和我们做生意。

我们也同所有的股东进行了沟通,让他们及时了解我们的现状,以及在哪些方面能帮助到我们。


05 三封信



从疫情爆发到现在,我给全员写了三封信。

第一封信是在疫情刚开始的时候写的,主要告诉大家公司已成立了疫情应对小组,告知全员公司的紧急应对措施,并且告诉大家如果遇到任何困难,随时反馈给公司,公司会尽全力帮助大家;

第二封信是在2月10号复工之前写给大家的,主要是告诉大家公司有坚定的信心和雄厚的实力可以去面对这次疫情,让大家不要迷茫和担心,为大家鼓劲;

第三封信是在2月10号复工后几天发出来的,主要是告诉大家我们将如何加强财务管理和人才体系建设,同时告诫大家要树立忧患意识和危机意识,要尽快从长时间的休息状态中恢复过来,要在保护好自身的前提下,将精力全部投入工作中!


06 企业无法独善其身



由于去年打下了较好的产品和客户基础,有比较多的订单,并且在去年年底完成了一轮较大金额的融资,所以对我们没有直接的冲击。

但是这次突如其来的疫情,肯定会对宏观经济带来重大负面影响,会带来一定的市场不确定性,身处这个大环境,也不可能独善其身,间接的影响是避免不了的。我们会谨慎乐观的看待今年的情况,在人员招聘,财务管理方面进行更加严格的管控。

员工受困湖北

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一名员工流失,所有员工和他们家人的身体状况都是健康的,这是比较幸运的。

但确实,现在有好几名同事都被困在湖北,其中还有几名技术骨干,虽然他们都不在武汉,但现在也无法离开。这对产品研发和生产都会带来影响,也是我们最近比较头疼的问题。

线上办公的不适

线上沟通有利有弊。有利的一面是比较容易约时间,不像线下见面,时间比较难约,但比起面对面沟通,效果还是会打折扣。

如果仅仅洽谈商务问题,可能还好,线上就可以解决问题。但如果涉及到技术支持,产品演示等就基本没法做了。

疫情对硬科技行业的影响会比互联网行业更大。硬科技行业的普遍特点是研发需要实验室,需要实验设备,生产需要流水线,需要工厂,而且需要上游供应链的配合,线下的工作是非常多的,是非常需要人和人之间见面的,因此,我们很难像一些互联网公司那样,比较容易的搬到线上办公。

库存计划面临调整

我们在日常就已经有库存备货,包括成品库存和原材料库存,对于像我们的自研芯片这样需要去流片的长交期物料,早就有几十万颗的备料,是充足的。库存备货也是滚动的,会保持一定数量的常备库存。

但是,我们某些机型在节后突然遇到了客户订单的大幅上升,导致备货不足,所以,后续在备货环节还要加强,要加强预见性和各机型的备货平衡。

供应商复工延迟影响产能

目前看起来,制约我们最大的不是库存备货,而是代工厂的产能瓶颈。上游供应链的复工情况,会对公司的产品交付造成一定的影响。

现在由于返岗工人不足,造成目前的实际产能只有平时的1/3不到,而客户催我们催的紧,代工厂又提供不了工人,所以我们只好把自己的人都派上生产线去拧螺丝了,同时,还在加紧催促代工厂招工。

新品上市时间推迟

扫地机行业的特点是,大多数交易都是线上完成的,线下的占比不多。所以,从需求端来看,已量产产品看不到明显的不利变化,订单甚至会有上升。

但是对一些新的机型和产品,本来是在3月到5月之间上市的,由于疫情影响,上市时间肯定会推迟,这样就会削减第二季度的订单。

另外,从供应端来看,由于返岗工人不足,带来的产能下降是非常明显的。

帮扶政策享受不多

国家的帮扶政策对于我们来讲,能够享受到的并不多,可能大多数的中小企业也都差不多。

比如租金减免,由于我们不是租用的国有物业,所以能减免的很少。

比如贷款,虽然国家说了很多,但我们和银行一接触,还是要各种抵押和担保,还是非常不容易拿到贷款。

目前看来,比较实在和直接的就是社保的减免了,这个确实能为我们减少一部分的开支。